魔女,玫瑰與廢墟 – 維斯比

我計劃去瑞典,志不在斯德哥爾摩。我匆匆去北歐七天,只留在瑞典,卻把三天時間獻給哥特蘭。哥特蘭是位於斯德哥爾摩東南方的大島,以國境來說是納入瑞典境內,但實則要從斯城到哥特蘭島耗時五個小時,搭車又搭船,並非易事。

那天一早起床,我就趕到中央車站,乘上開往尼奈斯港的公車。尼奈斯港有前往哥特蘭島的船,是前往世外桃源必經的碼頭,我前一天已在車站買好票,知道是今天大清早,昨天還特意早點去睡。兩小時車程去到尼奈斯港,我被停靠在碼頭的船嚇到,我一直以為是艘小船,但眼前的維斯比號卻是被想像中大得多的郵輪。這並非沒原因,哥特蘭島是連瑞典人都愛到的渡假勝地,我一下公車便一直排在長長的人龍,耗時甚久才成功登船。

哥特蘭號行駛穩定又舒適,最後半小時我還走到甲板感受一下波羅的海的海風,令我一抵達維斯比精神都為之一振。維斯比是哥特蘭島最大的城市,它聞名於世主要原因在於,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曾經說過,其作品《魔女宅急便》主舞台,女主角所居住的城鎮就是以維斯比作為創作藍本。這令原本是他小粉絲的我立誓到瑞典旅遊一定要花時間踏足維斯比,如今倦意被海風帶走,看來是好時機好好探索一下這個存在著魔女的避世小鎮。

維斯比交通非常不便,由其走進古城區後更是沒有任何公交。我從碼頭走到預約好的旅館,足足走了一個小時。草草登記過後,卸下行裝,我就立刻走回大街。這天的維斯比沉寂的可怕,路上人跡罕見,就像不小心闖進了失落的山城。城中的小屋都充滿古典歐洲建築的味道,每一幢都像花過心思地油上不同顏色,令這個失落小鎮看起來更添夢幻。這時十一月,瑞典天氣甚為寒冷,植物大多裸身露枝,令這個畫面更添失落色彩。一路沿小路走去,去到一個建著古代教堂遺跡的廣場,我站在遺跡下一直盯著每一塊石磚,都說不出話來。古教堂內雜草亂生,只剩下以石磚堆砌的四壁,但陽光從夾縫照射入來,別具歷史氣息。

沿廣場往高地走,色彩繽紛的小屋越排越密,偶而遇到街口的一個小陽台,從上俯瞰整個維斯比,一覽這個中古世紀的小鎮。我拿著相機,每刻都走在山城的道路上,相機的咔嚓聲響個不停。走到累了,轉身走進街上的法式薄餅店吃個crepe 喝杯咖啡,寫意得時光好像被魔女施了魔法凝住了。

或許真的走得有點太寫意了。在我察覺之前,太陽早已開始準備落下。我驚覺時間有點晚,便加快腳步往更高的地方走。直到跨上維斯比聖瑪利亞主教座堂旁的石階,我在一塊突出的高地上等候晚霞映照整個維斯比的一刻。

此時一名當地人向我搭起訕來,看我一動不動地準備,便問起我所為何事。我答他:「我準備在最美一刻拍下維斯比的晚霞。」「真的嗎?我可以帶你到更好的地方喔。」我沒半點遲疑便抽身跟上他。走了不到十分鐘,我們來到維斯比環城城牆。我倆一起攀上城牆最高的一角,的確比剛才高地來得更好。

我看著夕陽慢慢西下,不消半分就拍到很好的照片。我放下相機,一聲不響細味著晚霞染黃了的維斯比。「小導遊」可能見我樂在其中,免得破壞雅興,亦沒有勉強搭話,只是靜靜的站在身旁一同細看黃昏。直到我看得出神,他突然一句把我從陶醉中抽回來,「你知道維斯比別名叫玫瑰與廢墟之城嗎?」「嗯,在搜集資料時有看過呢。」「你知道為什麼嗎?維斯比現在其實沒有很多人住在古城裡了。這邊的人都住在古城旁的新區裡,有時走在古城中,就像走進一個失落了的廢墟古城。一路上沒有人經過,寂靜得好像凝住在古老的時空。」

「那玫瑰呢?是因為盛產玫瑰嗎?」「我們沒有玫瑰花喔。但你現在俯瞰整個古城,一片紅磚屋頂被黃昏薰黃,映照出動人的玫瑰色,不就是玫瑰之城嗎?」我沒再搭下一句話,只是呆呆盯著整個古城,想起魔女有一天騎著掃帚飛在天上,大概在黃昏之時劃過維斯比上空,被這動人的玫瑰色魅惑了,才決定避世於這個玫瑰與廢墟之城吧。

二零一七年三月廿五日至廿七日
維斯比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