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的孩子 – 紐約

我是來自都市的孩子。香港是五光十色、越夜越美麗精彩的地方,我從小生長在這個被寵壞的城市當中,去到外地,未到晚上七時店舖全關,還真的有點不適應。

不知為何,我很喜歡紐約。明明有一百個不愛它的理由,地方髒得要死、美國人對亞洲人的歧視甚深、美國吃的大多是垃圾食物等等,每一個都令人非常討厭,但我就是愛它。可能我就是喜歡它大都會得很徹底吧!走在紐約曼哈頓的中心,就像身處全球最繁華的地方。

從布魯克林大橋眺望曼哈頓。

從布魯克林區走到曼哈頓城區,一定會經過布魯克林大橋。布魯克林大橋下層是來來往往的行車,上層則供大眾行走。每次到紐約,如果我住在布魯克林區的話,我都不會選擇坐地下鐵,反而會經橋走到曼哈頓,一般走四十五分鐘就到。我棄易選難的主要原因,在於過橋的風光真的很美。看著橋上的宏偉拱門,以鋼索拉起整座大橋,邊走邊遠眺對面岸越來越近的高廈森林。三旬上午走過大橋,涼風輕輕吹著陽光微烤過的肌膚,令人舒服得想一直走下去。

在紐約,如果你大膽很趁交通燈停下車子的一瞬間走到馬路中央,就能拍到很好的紐約照片。

沿橋來到曼哈頓的南邊,往右拐的不遠處可以走到華人區。紐約華人區的中菜不俗,有時我空著肚子,又不想再吃美式快餐,我都會走到華人區解決。一直往西北方向走,可以走到第九大道與第十五街交界,有名的切爾喜市場。內裡有不少精緻的餐廳,亦有很多有格調的小商店。市場末端是一個規模不大的手作市集,不少有個性的小攤檔販賣著藝術小品。

在高線公園就能拍到紐約車水馬龍的街道。

高線公園是紐約市上一條愜意的「綠線」。

我經常走到這邊,都會進去看看新的項鏈吊飾,挑看林林總總的黑膠唱片。離開切爾喜市場,走過兩條街會到達高線公園的入口。高線公園是一條荒廢了的鐵路行線,後來被改建成非常有特色的高架公園。底層是繁榮的紐約街道,上層是綠幽的公園,這個設計為高線公園贏得不少青睞。邊走在高線公園的路上,就能從高處眺望紐約大都會的光景。

繁華的時代廣場。

一直走到高架公園的終點,我們會來到曼哈頓的最西端。沿第三十四街一直往東北走回曼哈頓的中心,可以感受到越來越有熱鬧的感覺。一直走到時代廣場,這個曼哈頓的樞紐,真的有一種緲小的自己身處在世界最繁華的中心。每次來到紐約,我都會到時代廣場,我喜歡這裡,不是因為我喜歡擠擁,更不因為這裡的人都只想著錢,而是因為我能夠感受到這個宏大世界下,自己有多麼的緲小,自己有多麼不重要。高樓林立的時代廣場,人們的步伐都很急速,不少人聚在廣場前端的檔梯高台上聊天,甚至跳舞、上班族邊聊著電話,邊左顧右盼地渡過每一道繁忙的馬路、扮演各式各樣有名卡通角色的公仔人,一邊拉攏著遊客跟他們合照,一邊忙著盤算收取合照來賓的費用。每一個身處在時代廣場的人都用自己的方式活著,又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

中央公園就是這片鬧市中的綠洲。

繼續往上城區走,會走到曼哈頓最有名的中央公園。中央公園是這片鬧市中的綠洲,在寸金尺土的紐約,竟然存在著一個橫跨二十條街的公園。這個都市綠洲,是很多紐約人休憩的地方,他們會在周末來野餐、散心。一家人曬曬日光,寫意地渡過一整個下晝。很多人說紐約不就和香港一樣,只是個大都會,住在香港的我們有什麼好喜歡的。確實沒錯,我也不喜歡香港急速的生活,為了生存,沒了生活。有時在人多擠逼的地方,天氣炎熱潮濕,加上日常的壓力,壓得就像喘不過氣來。可是人們住在紐約這個大都會,不會加班得一整天都奉獻給工作,閒來放工會去喝杯咖啡,周末放假會去和家人一起到綠野休息,與生活共存。在紐約,即使在最人煙稠密的時代廣場,也不會有壓逼感。

黑夜之後的時代廣場被霓虹燈映照出另一片熱鬧氣息。

此時我剛走完中央公園,踏入傍晚六時,我加快腳步,走回時代廣場的百老匯大道,要趕上七時開始的音樂劇。我再次踏入時代廣場時,天色開始昏暗,廣場兩旁的霓虹燈開始大放異彩,把整個時代映出另一片繁華。這個曼哈頓中心,越夜越精彩,比起陽光普照下,更多了一份靡爛。我忍不住再拿出相機,站在這個中心地的中心,好好欣賞這片踏入黑夜之後的都市。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至十八日

紐約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