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在日出前 – 卡帕多奇亞

卡帕多奇亞又名奇石林,位於土耳其中心位置。卡帕每一年都吸引數以萬計的旅人,主要在於其獨特的地形。在我來土耳其之前,我就計劃要去卡帕,但故意不太搜集它的資料,為的只是不想看到照片上的奇石林。我要親眼看到它。

來到旅程後半段,我終於抽身到卡帕。從卡帕機場到內夫謝希爾地區,大概只要兩小時。我在搖晃的吉普車中,強忍住氧氣不足帶來的睡意,直到駛進哥雷梅,我精神立刻為之一振。哥雷梅是個沿奇石林獨特地形而建的村落,房子與房子之間一根又一根的精靈煙囪,環抱村落的山脈波浪,奇形怪狀的石堆砌的石塔,都令我目定口呆,驚呼連連。

卡帕除了獨特地形,還有一樣吸引世界各地旅人心癢不已的,就是熱氣球之旅。據說卡帕是全球最適合玩熱氣球的地方,早上晨光初現,漫天氣球之景更是非筆墨能形容。我計劃行程時,早早決定待在卡帕兩整天,當然熱氣球之旅亦在其內。這天我早早來到卡帕卸下行裝,便抽身起行。

「今天風太大了,熱氣球都不能升空,沒辦法了,看看明天吧。」旅館主人不意外地向我說。他還說現在卡帕的熱氣球能否升空,全看政府天文台每一天的風速預測,可能是之前熱氣球出意外太頻繁,現在監控都變得嚴格起來。「三旬這邊還在冬季末段,風還有點大,真的要看運氣了。」我一臉愁容,卻無可奈何,把今天轉為卡帕有名的綠色之旅。

入夜,我梳洗過後,開始整理明天一早的熱氣球之旅。冷靜過後細想起來,第二天才玩熱氣球其實更好。一來我第一天到著時已經有點遲,天開始有點亮,再來我趕得沒心理準備,就要出發。現在情況不同,我可以仔細收拾明天上熱氣球的行裝,做好心理準備。畢竟玩熱氣球出意外的事故屢見不鮮,我一直都有點擔心,甚至當得悉這幾天因為風大而取消後,我真的有細想過如果明天勉強能升空,會否比平時都危險?我是否應該忍痛放棄,下次夏天來再試?

每當想到這些,我就不由自主擔心起來,打破這自找的緊張氣氛的,是旅館主人的敲門聲。「對不起要跟你說一聲,明天的熱氣球也都取消了,風真的太大了。」旅館主人很不好意思地說出。其實不關他的事,是天氣真的不行,不過可能他知道明天是我在卡帕最後一天,即是說我沒機會了。「好的,那沒辦法吧。我下次再來玩,謝謝你通知我。」我盡力掩飾住心中失望,努力擠出平穩的聲音,關過門後,才真的躺在床上失望起來。

第二天我把行程轉為卡帕另一個有名的行程 — 紅色之旅。上車時天剛亮起來,我凝視剛染藍的天,試著安慰自己,可能連上天都覺得有點太危險,不希望我在冬季玩熱氣球吧。既然這次旅程這麼短,早就計劃著要再來土耳其了,那麼下次再玩吧!收拾心情後,我到訪了卡帕很多很特別的地方,經過這兩天的卡帕遊,我越來越喜歡這片奇石林。回程時,我都忍不住跟導遊說著,卡帕真的太漂亮了。「對啊!由其在熱氣球上俯瞰整片奇石林,那一刻感覺真的太美妙了。」導遊精靈地說著,彷彿在她眼裡看到漫天熱氣球的景象。

車程上,我忐忑地想了又想,接下來還有兩天的時間到以弗所和棉花堡,難道真的就這樣錯過熱氣球嗎?直到回到酒店一刻,我終於下定決心,敲起旅館主人的門。「我想在卡帕多住一晚,有空床嗎?我真的很不想錯過熱氣球,我想多賭一天。」「有啊沒問題!那麼我幫你問一下明天的熱氣球之旅?」「好的太感謝你了。」

第三天的零晨四時,天還未亮,我睡眼惺忪勉強起來,乘上開往熱氣球升空點的車上。在卡帕之旅的最後一天,終於拿到熱氣球允許升空的批示。這輛吉普車比平常開得快,因為要趕在日出前讓我們隨熱氣球升空。直到乘上氣球的一刻,我既緊張又興奮。這片升空大地,有很多準備出發的熱氣球,火槍一燒起來,全部熱氣球同一時間飄離地面。我開心得說不出話來,一直呆張著嘴,什麼擔心都忘記了。環視四周一起升空的氣球群,再拿起相機一直拍,回過神來,原來已經升至半空,這刻太陽也跟著我們慢慢從對面山頭昇起,黎明的曙光一下薰黃了所有飄在半空的熱氣球。下一秒曙光打在我的臉上,照得我眼睛要瞇起來細看被日光照黑的氣球,那一刻我真的覺得人生能夠體驗一次在卡帕坐熱氣球什麼都值了。從土耳其旅程開始一直擔心,又期待的這一天,從前天決定放棄的失望,到昨天立下決心多留一天,現在想起來還是要感謝自己這個最好的決定,因為這個決定令我的旅程精彩了很多。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 至 廿三日

卡帕多奇亞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