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短打 – 親生都唔放過?鬨牆內幕揭秘!

14370111_1742993645950110_1585986810564698613_n-1

上回提要:「雙方管理層一直都有少少牙齒印」,有咩牙齒印?咁就要講到…

「呢個要講到當年廚叉黑暗年代喇,話說當年港航同快運楊總年代管理真係好唔掂,貪快食錯左人地堆撻訂貨PW引擎332,又無啦啦買隻冇人搭又載唔到貨既VIP倫敦機,日日燒錢,成日拖街數,拖到國泰HAECO都唔做佢生意。」當年港航眾叛親離,除左大蝕錢之外,油錢又拖、維修費又拖、廣告費又拖,民航處日日睇到實:「結果海航踢左楊總落黎,換孫總接任。」

黑暗年代對廚叉傷害力驚人,到依家好多客一聽到廚叉都搖晒頭。同一時間,賭王見到自己有份嘅快運畀海航搞都蝕當然不滿,因此海航管理層決定將港航同快運分家。前者由海航人管理,後者就向樂桃挖角Andrew Cowen搞低成本航空。2013年,新快運成立,香港人對機票價格低成咁當然狗衝黎唔切:「快運一開,客量升得好快,只係一年時間,快運2014年開始已經賺緊錢。」

「海航落黎開會,見到畀鬼佬(Andrew Cowen)搞一年就有錢賺,畀內部嘅人搞(港航)搞足幾年先開始賺錢,自然畀人媽叉到上天花板。」呢個世界好簡單又好複雜,做得好唔一定受人欣賞,有時會招人妒忌:「當時海航諗住將港航上市,所以就要求兩間公司要簽署不競爭協定,咁快運條數升得快又搵到錢,海航梗係畀佢開晒堆靚port先。」當時快運一口氣開了大阪、成田、首爾、褔岡等多個國泰糧倉,然後不斷加班,盡取黃金航線大賺一筆:「港航就全部都係堆團客Port岡山、鹿兒島,同埋一早插旗嘅札榥、沖繩,係因為台北高雄有航權,先冇畀快運吞埋。」

「老實講,鬼佬又太取進,一個靚port都冇留畀港航,因為覺得IPO(新股上市)一定掂,個不競爭協定會keep住落去,冇諗過內地股災搞到上唔到市。」到股災之後,快運內部開過幾次會,覺得既然不競爭協定解除,港航一定搶攻快運航線,所以不如先發制人:「佢見鹿兒島線爆客,所以加入戰團搶客。佢地(快運管理層)都認為港航始終想同快運有區別,所以價錢上減唔到太盡。」

2016年3月,不競爭協定解除不久,快運立即宣佈開辦鹿兒島、沖繩(石垣島)和高松線,此舉完全觸動港航神經:「申請航線需要時間,咁搞法睇到快運背後一早有心搶客啦。鹿兒島同沖繩港航玩開,完全將不和擺晒上檯。」港航甫即於同年4月中陸續宣佈開辦成田、大阪、首爾航線搶客,期間大阪和成田線不停調動機種,似乎並非有備而來,但針對快運此言實在非虛:「大家見到,港航每次減價都係星期一朝早,你覺得係打冇人買嘅國泰Fanfares,定星期二嘅快運特價?要打Fanfares,駛唔駛落價落到同快運差唔多?一睇就知呢個完全唔係打國泰嘅格局。」

兄弟鬨牆,結局究竟會係點?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