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月谷的日與夜 – 約旦

一襲冷風吹過,我半夜突然醒過來。半睡醒之間,我聽到有小腳步在身旁沙中亂竄的聲音,我才回過神來記起我身處沙漠的中央。貝都因導遊在提議我們不睡帳幕,把床墊和棉被拉到沙漠中睡時說過,「雖然你可以看到滿天繁星,但有什麼東西在你熟睡中爬到你身上我也不敢保證,可能是蠍子。」把我嚇得半死。此刻我都不敢張開眼,故意裝作什麼都聽不到,把所有的棉被縫摺到身下壓著。

從高處拍下,浩瀚的沙漠和吉普車隊。

一直待到奇怪的聲音再沒出現,我才稍稍掙開眼。很幸運的,當我一掙開眼那瞬間我就捕捉到一顆流星劃過,這已經是我今晚看到的第八顆了,我還是反射性的合十許了個願。看著這個滿天星星的夜空,我再次對自己說我這個決定真的做得太好了!不論是從最初決定到約旦旅行,還是決定要入紅月谷,甚至數小時前決定不顧被蠍子蟄到的驚恐都要睡在銀河下沙漠中央,這一切一切都真的做得太好了。

沙漠少有的儲水庫,流下來加以過濾後作為貝都因人的食水,我嘗過,竟比我想像中的沒怪味。

這天是我到約旦的第四天,也是待在約旦的最後一天了,明天天還未亮一大早我就會過境到以色列,我事前已決定把這天行程定在紅月谷。不僅是因為從南部陸路過境到以色列的關口和紅月谷很接近,也有部分原因是覺得最後一天到約旦人最神聖的沙漠待上一整天好像很有意思。從一朝早我就告別佩特拉古城,乘上早早預訂好紅月谷day tour 的小巴,小巴上我遇到來自台灣的Lynn 和 來自威爾斯的Matt。我們三人本來參加的都不是同一個團,但經過車上暢談後就決定不如都參加同一個團結伴同行。

我、Lynn和Matt在拱石上的合照,其實很高的。

在進入沙漠的吉普車上,我們都一直在交換旅遊經歷,很慶幸有他們倆一同遊走紅月谷。吉普車的司機兼當導遊,帶我們走過紅月谷最值得看的自然境觀,數百年前古貝都因人走過的行跡,以及沙漠浩瀚的一面。

貝都因人平日就生活在這種帳篷裡。說來奇怪,只要躲在帳篷裡,四十度高溫下都變得涼快。

經過六小時的吉普車之旅,在黃昏之時,我們結束旅程到達沙漠中的營地,稍稍放下行裝,就要趕在太陽下山前攀上大岩細看紅月谷的日落。日落一刻,我們仨並坐大岩邊,一邊細訴著大家看過其他不同地方日落的美,一邊欣賞徐徐落下到沙漠身後的夕陽。直至最後的一線光都離去了,我們還是久久未能動身,在腦中一直回味剛剛染紅了的紅月谷。

這是古時貝都因人刻在岩石上的象形文字,證實古時有人到訪的證據。

貝都因人多為遊牧民族,這羊群就是其中一個貝都因人的所有資產。

因為是遊牧民族,所以住的都是簡陋的帳幕,方便遷居。

紅月谷的地形都很特別很值得看。

回到營地,我們和當地的貝都因人一起吃了頓營火晚餐。說來奇怪,完全入黑的沙漠,從四十度高溫一下子變得有點冷。在月光的映照下,燃起營火,甚有風味。貝都因廚師把埋在沙窯中燒的雞肉拉上來,我們都不由自主地歡呼了一下。大家一起高歌,一起欣賞著紅月谷的月色和繁星。

貝都因大廚的沙窯烤雞。

直到臨睡前一刻,我們都決定要和對方睡遠一點點,好讓自己享受到睡在浩瀚沙漠中央的寧靜。睡上床舖的那刻,我就一直閉不上眼,看著像銀河般的夜色,我緊張得睡不著。我一直期待著從未見過的流星,眼都不敢眨一下地盯著天上看。直到幾分鐘後第一顆流星飛過,我趕緊合十許了我人生第一個向流星許的願。接下來一小時我一直尋找,許了大概六、七個願後,我才熬不住沙漠歷險的疲倦,在繁星被窩的浪漫下,沉沉睡去。

攀上大岩欣賞紅月谷日落的眾人。

被夕陽染紅了的紅月谷。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至廿三日

約旦 。 以色列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