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城市裡的浮世繪 – 京阪

3k

這次京阪之旅,我第一次看到有關浮世繪的,是在宇治的一間布物店內。店裡佈滿了以浮世繪為圖案的零錢包和手帕,看起來不但高級,還有點古早味。

「我覺得浮世繪和京阪蠻襯的。」這是我一踏進店拿起店裡熱賣的零錢包時,對著友人說的。

說起來這趟旅程還真是有點巧合。事緣我一直對日本作為旅行國家沒甚憧憬,自以為懂得旅行的我,一向蔑視大城市,覺得和香港相差不大的核心地區,旅行意義何在?再加上對上一次到日本東京,因為年紀還小的關係,只懂得跟著家人到百貨公司購物,弄得我對日本意興闌珊,更別談再去的份兒。

直至我計劃要去歐洲遠行。這時候剛巧有一段空出來的時間,想了又想,還是想在歐洲前再到一個與其差異甚大的國家見識見識,這時候突然想起日本。

以日本而言,我一向情傾關西派。東京除了大城市,就是大城市,沒趣。相反關西京阪除了大城市外,好像還有一份我最愛的古色古香。再想到日本的美食,我突然有了去日本的衝動。

這個想法飆出來後的一個星期,友人突然以廉航機票再特價為賣點慫恿大家去京阪,這麼巧合,我想也沒想答應了。當然因為事出突然,我們只組成三人行,即日訂了機票,一星期後出發。亦因為是低價機票的關係,此行只有四天。我們有了共識把目標定為深度遊而非購物團,嗯很對我的口味。

初到埗大阪,有點興奮,但同時為沒想像般古老有點失落。旅伴暗示我豬頭,畢竟大阪為日本大城市,身處市中心的我們,亦即身處最繁華地之一。那時我什麼都沒說,只顧準備到奈良、宇治的行程,畢竟一整個朝早沒睡,風塵僕僕。剛到旅館不到五分鐘,放下行李便出發,難免有點燥狂。

JR是我們這四天的熱選交通工具,當然是因為它的方便,但我其實亦挺喜歡坐JR的。JR的坐位可前後調節,亦即是說它可提供我們仨像一小卡的四坐位,面對面的。每逢旅行時遇到這種列車,我都不由自主的歡呼了一下。主因是我喜愛在列車的路途上抓著旅伴談天,不論大清早出發時分享那種期待的興奮,又或是晚上燈火處處下分享今天旅程的滿足。

1415763375-1530593125_n

在路上還看到很多火紅色的楓葉,令奈良多了一份可愛之處。

奈良,很不錯的地方。不知是否因為我們到埗時還有點太早的關係,街上出乎意料的靜。奈良鹿,相信未去過日本的港人也聽過,奈良的主打。我承認看到一群小鹿那刻我有點興奮過頭,睡意全消,還花了很多時間想辦法和牠們好好相處。確實,奈良公園配小鹿,很心擴神怡的畫面。再往上走參拜一下春日大社,奈良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了。不過作為早上行程,奈良確實是一個怡神的好地方。

1415763376-2474270433_n

奈良其實是個很不錯的地方。當然,它開宗明義以鹿為賣點,亦成為我們此行目的。要找到鹿並不難,沿著路走一直到奈良公園就能找到小鹿的蹤影。

我們到達宇治已是下午兩三時了。宇治出奇地人煙稀少,茶居林立,多了一份恬靜的感覺。到宇治的原因無它,就是因為旅伴之一熱愛綠茶,特意來潮拜的。一直走著,不得不承認,宇治出綠茶很理所當然。街道兩旁的小店全是我最愛的古色古香裝修,時有一兩株紅葉在旁,形成很江戶的畫面。其實宇治很沒趣,但走在街上,累了就轉進傳統的茶店喫個茶,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閒。

1415763376-2049198198_n

沿著公園的路一直走去有春日大社。

1415763376-2749436261_n

宇治其實沒甚麼特別,就是周圍綠茶產物和紅葉處處。

晚上轉戰難波、道頓堀是必然的事。日本不像香港夜夜笙歌,一般八九點店舖便會關門,只有旺區如道頓堀的食店能開舖至十一。當然對折騰了一整天的我們來說,不用說是火力全開的時候,同時開展了在日本一天八餐的神話。道頓堀、心齋橋內有很多有名的食店,一定吃到飽,別擔心。

1415763376-1699851696_n

晚上到道頓堀一定不會錯。金龍拉麵,湯濃而不膩,水還是【美味的水】。

1415763376-3134467688_n

很有名的章魚燒,名符其實。

這季節的日本從朝到晚都寒風凜凜,第二朝要戰勝睡魔一早起床到京都是相當艱鉅的任務。比平常用多了點時間,但還是按原定計劃出發了。算錯的反倒是交通時間,比想的晚很多才到達,踏進第一站稻荷時已是十二時了。伏見稻荷神社是這行的目標,通過小小的商店街和神廟,到了很有名的千本鳥居。千本鳥居故名思義,是有一千個鳥居沿山路而建,山路通往不同的神社,環繞整個山頭。在我看去,肯定比一千個還要多,數以萬計,走進滿是鳥居的山路,就像走進通往異世界的隧道。說實的,撇除鳥居搶眼外,伏見稻荷是很不錯的行山路段,早上去準沒錯。

1415763376-4138361781_n

在伏見稻荷,狐狸是很神聖的動物。雕像,手信,甚至街上隨便一瞥都能看到其蹤跡。

1415763376-944727053_n

伏見稻荷神社內有很有名的千本鳥居。它一直沿著山路搭,就像走進異世界的隧道。

花了點時間,起行到下一站已時過中午,不得不把行程刪減,挺可惜的。京都很多值得去的地方,唯有下次補回來,記緊時間要掌握得更好。決定到天龍寺、渡月橋的那刻決定得很倉卒。日本的寺廟神社都關很早,唯怕天龍寺關了,我們都加緊腳步。也許緣慳一面是每個旅程必有的項目,我們自然趕不上。氣餒間卻發現天龍寺附近有不少性格小店,賣的東西都很不錯很有特色,算是失落間一點小安慰。

1415763376-1230713084_n

歇在本社路上的茶居。質感很好,傳統得連坐也是以軟墊跪坐。挑窗邊的位置,還能看到紅葉藏鳥居的景色。

回到旅館很早就睡,不單因為長途跋涉甚費神,也因為明天一早到USJ,沒甚麼好準備的,亦算舒緩一下今天的錯失。 (不單去不成天龍寺,就連接著到清水寺也事與願違,計劃中的夜觀在剛剛一星期前結束了嗚….)

1415763376-1819746504_n

UNIVERSAL STUDIO JAPAN。很不錯的遊樂場,有迪士尼般的夢幻,但又比它來多一點刺激。

Universal Studio Japan ,原本並不屬於我們此行的行程中。在出發前的四天,行程都計劃好了,我們仨正在相討最後的準備時,某人突然邊看著旅遊書邊指著USJ。(不要問我是誰,我都真的忘了,搞不好是我…)當時是覺得每天觀光略嫌不夠刺激,加上我們很久沒一起去主題公園玩,就決定去了。這就證明我們的決定是對的,USJ 確實很適合做旅程中段的調節劑。裡面很多很好玩的設施,景物都很有特色,是很不錯的主題公園。

1415763376-1155273838_n

就是壹番串炸打救了我們!店面其實不小,但裝潢卻帶點溫馨的味道。

玩到最後一刻,八時多就趕快離開覓食。在USJ附近找到一間很不錯的串炸放題,看到我們心都軟下來。當時我們苦惱進去與否,最後還是決定按原定計劃速速到通天塔賭一賭附近的食店是夜場的。一小時後,回想起當時的串炸放題,我後悔了。我們用了很多時間走到通天塔,飢寒交逼,才發現我們的想法是錯的。通天塔附近一片死寂,和道頓堀差天共地。硬著頭皮找下去,還是天無絕人之路,找到一間很溫馨的串炸店。(當然還賺到和通天塔的一張合照,但天黑黑的影得不是特別好看就是了…)

最後一天是大阪日,目標是要攻陷大阪市內的全部景點,當中包括我最想去的大阪城。我們還特意買了大阪悠遊卡,想著可以更低價遊遍大阪很不錯。首站黑門市場,以超好味的刺身做早餐打響頭炮。當時心想這是多麼好的開始,但亦是這趟旅程驚險的開始…

1415763375-442281470_n

說實在的,如果不是遇到那事情,光是看著這相的刺身,就有夠讓我記掛黑門和開心一整天了。

當時誰都沒想過,事情會這樣走下去的。可能是每個旅程都要有一點缺憾才美,我們在準備離開黑門時,友人的錢包被偷了!可惡在證件都在裡頭,我們亦坐當天的凌晨機回港。大家都慌了,在黑門找了一小時確定不是丟了,我故作冷靜地提議去警局。當然,我們都有了最壞的打算,就是另買機票延遲回港。還記得在到警局的路上,三人都很靜,都說不出什麼來。在警局折騰了一番,我們表明「不是想找到賊人,只是想處理回港」問題後,警員們草草幫我們登記報失,就著我們到領事館處理。無何奈何下,光是找領事館都用了不少時間了,當然路上我們都有暗暗咒罵到警局是白走一趟。到了領事館,看到關門大吉,我們又慌了。立刻找了個街邊的警員來問,他知道我們的情況後,說最後機會在三時。

1415763376-3364550351_n

大阪城公園。漂亮景色處處。

原來領事館一般都很早關門,但三時正卻會稍為開門數分鐘,主要讓市民交表格。我們等了蠻長的一段時間,逮到短短開門的數分鐘,卻迎來殘酷事實。「就算幫你弄快證,也最少要一個工作天。」即是說我們鐵定趕不上今夜的那班機了。他還著友人找電話打回香港入境處,送一份許可證到領事館才能繼續工作。沒辦法下我們到對面的店舖借電話,我還邊上網找找看機票。那小店在中國領事館對面的,經營像士多般的,還會收錢幫忙處理入境事務的,因此裡面的都是中國人。剛開始聽到我們是香港人借電話,他們很像不太情願借的。但之後我們可憐兮兮般訴說著,又好像打動了他們。(證明這招數萬試萬靈) 他們試著幫我們打回香港,但一直失敗。我們唯有自己再想辦法吧。臨行前,他們說港人經常遇到這樣的事情,著我們別怕,還叫我們到警局報失。我們當然有!他們拿了我們的報失紙打到警局,我想可能連天都可憐我們了吧?竟然撿到了!店裡的各位都欣喜若狂,還急著替我們截了計程車,趕赴警局。

在車上我們都放下了心頭大石了。拿回錢包那刻,才真正覺得這鬧劇完滿結束了。內裡的證件還在,但錢就沒了。管他的!至少不用另買機票已是恩賜。踏出警局那刻,除了決定到大阪城繼續行程外,我們都沒說話,不知是因為冬天下雨冷得不想說話,還是因為猶有餘悸。這時我才好好的想一想,第一,到警局先報失是對的。第二,中國人店內的各位一開始雖然漠不關心,但看到我們都是外地來的小伙子,最後還是操勞了,很感激他們。第三,欸…都算讚到了不錯的旅行經驗,以後再有同樣事情發生,除了還是會大叫一聲「媽的」外,至少不會慌張,知道要怎樣做。

到大阪城的路途感覺特別遠的。來到時都差不多關門,比最後入場時間晚了數分鐘到達天守閣,央求警衛放我們進去成功,草草走了兩圈,便離開大阪城。其實我真的由出發前便嚷著要去大阪城的,當然到最後都能成功進到天守我是真的很高興,但畢竟才剛發生的事無疑令精神狀態心情大打折扣。

1415763376-1563279229_n

夜晚的大阪城真的還蠻磅礡的。

上機前的數小時,再戰道頓堀。補吃上次吃不到的,為我們的日本之旅作完美落幕。

其實由始至終,我並不討厭日本,甚至很喜歡它的文化。我討厭的是以日本為旅行的目的地,畢竟我是對現代化的大城市有那麼一丁點的偏見。但京都大阪,這兩個自古以來的大城市,卻有它們不同的味道。它們有的是古今交雜的特別,廿一世紀走到京都,還是看到江戶建築處處,市內人們很多時穿著傳統服飾卻絲毫不發現違和感。我曾說我較愛關西,是因為關西給我大剌剌的感覺,人們都很熱情豪邁,景色都毫不掩飾大放光彩。說白點,在京阪的街道上閒逛著,隨時都可以拿著相機到處拍到美麗的風光,就像是現代城市裡的浮世繪。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至十九日
京都。大阪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