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終了 – 耶路撒冷

在以約之旅的第十二天,我徒步由耶路撒冷舊城走上橄欖山。用了大概兩小時,我才走了一大半。那時正直八旬,中午的耶路撒冷好比烤爐。望著前方不遠的耶穌升天小堂,短短路程都讓我吃不消,驀然左望,放眼看去俯瞰整個聖城。那一刻,我決定把第二天的行程全部取消。

在我的旅行史上,我真的從未試過放棄一整天行程。當然我的旅行哲學從來都不是趕行程的類型,經常一感到一絲勞累,我就立刻轉進咖啡店坐上幾小時。但一想到每次遠行總覺得時間不夠用,有很多想去的地方都去不了,就從未奢侈地想過要一整天足不出戶。但汗留浹背遠眺聖城的一剎那,我被以國太陽烤得立下決心,我明天要一整天窩在旅舍。

旅程的第十三天,我取消了往海法的行程。我任由自己在旅舍睡到自然醒,睡到連旅舍的早餐都漏掉。梳洗過後我下樓外賣了一點以式早餐,便邁進旅舍的公共活動室,挑了個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一股腦攤坐下去。坐了十五分鐘,我開始從舒服變為內疚。

我的旅程還有三天就要完了,我今天到底在做什麼?我這個決定是對的嗎?我是不是應該改變主意立刻上路去海法?還趕得及啊!我大力甩了下頭,走到茶水間泡了一杯土耳其咖啡,開始用比平常慢一倍的速度細吃著我的早餐。早上的陽光從窗中透射進來,和煦地把我整個抱著,舒服得又讓我覺得我現在這個決定才是對的。

吃過早餐後,我特意拿出堆積如山的名信片來寫。這個旅程我買了很多名信片,但一直都提不起勁執筆,為了讓自己的罪惡感減低,我定好今天的任務就要把它們全部完成。我一邊喝著一杯接一杯的土耳其咖啡,一邊慢慢動筆,寫得累了就放眼看去窗外的耶城,又或是漫無目的按著手機。直到我全部寫好,那時已經下午三時。

我緩緩收起全寫好的名信片,這時肚子剛好響起要吃午餐的警號。正當我打算離座到附近的沙威瑪店,一直坐在我不遠處的外國男子突然向我搭起訕來。「噢!終於寫完了。」「對啊!很艱鉅的任務。」我笑著回起話來。

他看起來很好人,就是一臉即使隨便搭訕都不會嚇到人的樣子。「我看你寫很久了,怎麼要寫那麼多?」「香港人不太會到以色列,所以朋友知道我來,都托我寫一張給他。」「喔!你有很多朋友吧,我看你寫了很多。」「對啊。」正當我以為話都要說完了,想抽身時,「你今天沒地方去嗎?怎麼這麼空一直坐在這邊?」他問出了今天的重點。「對啊今天放一天假。」我續說,「這兩星期我一直東奔西跑,真的太累了,我決定休息一天。」「嘩你來以色列兩星期了!有什麼地方好推介嗎?」「有啊!……」

那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外國人竟然問起旅遊經歷了。接下來的兩小時,我竟然忘了隆隆作響的餓肚子,一直和他聊個不停。他也是熱愛旅行,剛到以色列,第一站就來到耶路撒冷。

我把我在以色列的所見所聞一一道出,他開心得讓我很有成功感,完了以色列,他把他以前到過的墨西哥突尼西亞格魯吉亞冰島都說過一篇,我就以西藏紐約柬埔寨葡萄牙還擊,大家都滿足地細訴著曾經在旅途上遇過的好人們和見過的好風光。直到窗邊映出一片晚霞,我們才意識到時間不早了。

快到六時,我的肚子終於把我叫醒過來。我忍不住飢餓感,「啊!想不到這麼晚了,我肚子餓了,你要一起去吃個飯嗎?」「不要了,我要留點旅費,今晚決定吃帶來的麵包。」「好的,那遲點見囉。」別過他後我才捨得再次踏出旅館,在黃昏的街道上,我沿著舊城一路走去,直至離舊城不遠處,我停在一間沙威瑪店前。

向左看去,夕陽慢慢落在金頂清真寺的身後。我愣在店前,決定一直等到夕陽的最後一絲光離去,那刻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呼出這十二天旅程所有的疲勞。休息一天並不浪費,多得我做了休息一天的決定,為每天攀山涉水的旅行喘一口氣,我才有精神把接下來的旅程繼續走完。

即使只留在旅舍,寫寫名信片,和新認識的朋友說說你去過的旅程,我都覺得今天很充實。這時天色慢慢變成浪漫的紫色,我才邁步踏進店內,為今天寫下完美的句點。

本日終了。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
耶路撒冷

*無理由影自己係旅舍HEA左一日,唯有俾大家睇下耶路撒冷每一個小角落。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