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薩薄餅:羅馬、拿玻里

我們走在羅馬的街頭,對身邊一間間的商店都興致乏乏。肚子很不生性地響個不停,我們互相都聽到大家肚子發出鼓鼓聲,很有共識的加快了腳步。直到走過大廣場後的大街上,我們再也忍受不了,轉身走入一間看似快餐店的披薩店。

 

羅馬是這次歐洲之旅的第一站。我們剛到步羅馬機場,便發現我的大背包竟然寄失了,一問之下,才知道要到明天才能寄到羅馬。經商量後,我們都決定在機場睡一晚。畢竟到步時都已經入夜,勉強到市中心,第二朝早上還是要到機場一趟,倒不如來一個順水推舟,在機場睡上一晚,省下一天旅館費。

 

  • 第一餐的快餐披薩。綠色的是芝麻菜和芝士的,而旁邊的是火腿蘑菇芝士。

第二朝把一切都處理妥當,乘車到旅館,加上找路的時間,到了旅館都快下午了,我們二人累得攤坐在床上久久未起。昨天坐了一整天飛機,又睡在機場的硬板椅上,東西都沒怎樣吃,身心俱疲。

  • 兩個都是很特別但很好的口味。一個是芝士薯仔,一個是鯷魚。

能叫醒我們的是肚子響起的信號,我們都沒多說,趕快換件衣服出外覓食。在這樣的情況下,走進披薩快餐店確實是令人氣餒的事情。當然我們連訴苦的時間都省了,直接點了各自要吃的薄餅。

這就是快餐披薩店的暖櫃。各式各樣的薄餅整齊的放在四方形的鐵板上,客人點餐了,店員就會切需要的份量。

這種披薩快餐店,我在香港從來沒見過。一走進店內,左邊是點餐,右邊是卡座。點餐處其實就是一個大暖櫃,內裡躺著各式各樣、各種口味的披薩,有火腿芝士的、有全素的、有蘑菇芝士的…十多款不同的配搭,我看見那刻都不敢暗暗叫好,也為當初看到門口就看輕它是快餐店而感到膚淺。

很快我就選好了火腿蘑菇芝士配搭的,而旅伴則點了個素食的,店員俐落地拿起薄餅鏟,在一整片四方形的大薄餅上,切下一人的份量。付錢一剎那,店員只問了一句:「要否翻熱?」我又頓時想起,這,畢竟只是快餐店。

作為到意大利的第一餐,披薩絕對夠資格。吃下去的一刻,味道竟然比我想的要好,才發現,原來在意大利,快餐店的比薩都是好味道的。

在羅馬,這種披薩快餐店很普遍,甚至比起香港的「七仔」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向不愛快餐的我,對它們卻頗有好感。主要原因在於,香港的披薩店,一般都是很晚餐的地方,要吃薄餅就要叫一整個,大家對著圓形披薩分著吃。但羅馬的披薩店,卻像在香港買魚蛋一樣方便。走進店內,跟店員指指你要的口味,再比一比你要的份量,店員就會幫你切,然後放上電子秤算錢,甚至可以外帶邊走邊吃,對我來說還蠻新奇的。

在羅馬數天,我們有時為求方便,還真的吃了數次這種快餐比薩。

直至到了下一站拿玻里,情況卻完全不同。拿玻里是有名的披薩之鄉,不少旅客都專乘吃全世界最美味的披薩,當然我們也不例外。

  • 這就是最出名的拿玻里披薩店,電影都來這裡取景的。

第一天走在街頭,還是看到琳琅滿目的披薩店,但不同的是,再不是那種快餐式即切薄餅,而是新鮮出爐一整個圓形披薩。我們特地慕名到最出名的老店 (就是電影《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女主角與薄餅發生關係的那一間),嚐一嚐披薩之鄉的薄餅到底有什麼了不起!店裡的選擇只有兩個,我和旅伴想也不多想就決定了要點馳名於世的Magherita (就是只有蕃茄醬、Mozarella芝士和羅勒葉的配搭),期待已久的我們,都各自點了一個。

我們興奮的態度,看上去應該是有點可笑。分桌坐在我們對面的一對外國夫婦看著我們都笑了出來,被逗樂的他們於是問了我們來自何處,我們都說香港,知道我們是亞洲人,滿懷好奇的他們開始和我們搭著話。

他們是一對已退休的夫婦。伯伯來自德國,而婆婆來自法國。正在乘巨型郵輪遊歷地中海沿岸。聽到郵輪時我們都不由自主發出「喔」一聲,他們立馬補上一句:「其實沒你們想的那麼好,我們還比較羨慕你們兩個背著大背包四圍去呢!」聽到這裡,我們都顯得有點不好意思,正想說句話延續話題,披薩就到了。

  • 傳說中的拿玻里薄餅。名符其實,真的很美味。材料都只是簡單的蕃茄芝士和一片羅勒葉,標準的意大利三色。

我們四人都互相看上了一眼,然後有共識地切下第一刀。吃下去的一剎,我至今還記得那時的美味。我看了旅伴一眼,他也換了一個「怎麼這麼美味」的眼神。看著那個比薩,就只是蕃茄醬和芝士,上頭放上了一片羅勒葉,怎麼這麼美味?我連忙把下一口放進嘴裡,就明白了。是餅底。是那個非凡的餅底,焗得恰到好處,很有咬口,吃進口裡香得不得了。

沒多久,我們都把披薩清光了。伯伯和婆婆比我們先走一步,他們說要趕回郵輪。我們互相拍了張照,就道別了。我們兩人坐在店內,回味著剛才的美味,想到了自己又膚淺了。在意大利的比薩真的「一山還有一山高」,羅馬的快餐比薩,確實口味都比較多選擇,但沒有一款比得上極其簡單的Magherita。拿玻里人常常跟人說,比薩不是賣弄花巧的東西,無論推出多少口味,比薩之鄉都只會用上最簡單的Magherita 去應戰。因為他們明白,簡單就是表現真正美味的最好方法。

  • 就只吃剩一片了!

走出門口,我跟友人說:「在意大利每天都吃著比薩呀三文治呀,我都吃到膩了。這兩天我才一直嚷著說不要再吃比薩啦,想不到今天,我又被征服了。」友人只說了句:「嗯」,然後就問我:「我這樣說好像有點土,但你有想過簡單就是好這個哲理呢?」我有點困惑,想說為什麼突然有哲理討論呢?但事實上,在這次旅程,我們經常突然在街上討論人生和哲理。「我從中學階段就聽過了,以前覺得只是一句裝模作樣,自命清高的說話。但當人大了,好像又理解多一點點。」「對呀!我也是。」他說。

「很難說吧!可能吃了這個Magherita 後,我們又明白多了一點喔!」「嗯。又來旅行的意義了,是吧?」友人故意擺出一副沒我那麼好氣的表情,別著臉,誇步走上歸hostel的路途。

二零一四年五月廿六日至六月四日
羅馬。拿玻里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