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樽雪景 – 北海道

我去北海道是一個人去的。

那時我突然有了六天假期,想著倒不如去一個還沒去過的地方,很快就下定主意要到北海道。北海道是浪漫的,那時一月,一想到要在白皚皚的雪鄉孤身遊走,心裡有點不是味兒。但假期來得太倉卒,沒時間約旅伴同遊,便要出發。

  • 小樽火車站下著駭人的大雪。

一到埗的晚上,黑夜天就微微下著雪來,我一人拉著行李箱走在舖滿雪層的路上,吃力地找尋旅館的所在地,遍尋不果。從火車站出來三十分鐘後,才踏進暖和的旅館裡。那是一所家庭式經營的旅舍,一踏進屋就是客廳。我到達時有點晚,客廳坐著三四個不同國籍的客人。老闆娘是大和撫子,溫婉地在正對著客廳的開放式廚房裡料理著給客人的小煮物。一看到我雪塵滾滾的進來,就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來迎接我。

  • 小樽的建築物和雪配起來蠻美的。

還記得我一進來時,是有那麼一點破壞了屋中和諧的氣氛。可能我全身上下都流淌著雪花溶化成的水珠,看來有點駭人。屋內的住客都突然安靜了,紛紛向我投以好奇的目光。直到我登記入住資料到一半的時候,才突然有一個亞洲女孩問我,「出門下著很大的雪嗎?」因為她用英文問我,我亦簡單以英文回答她。「是。我還拉著行李箱,路有夠難行了。」他們都大笑起來。

  • 小樽雪景。

接著數天,我在札幌市內到處觀光,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市內優閑地遊走。晚上回到旅館,我都會特意買一點小吃回去,和大家一起分享,睡前聽聽大家的旅遊經歷。直到我要出發到小樽的前一個晚上,大家聊起來才知原來其中有人第二天也出發到小樽,二話不說就決定結伴同行。

  • 到處都看到堆起的小雪人。

那是一對從琛圳去旅遊的女大學生,她們兩個看來感情很好,從每晚聊天的一小段時間中,就看出來她們的默契很不錯。從札幌坐到小樽大約個半小時,一下火車那刻,我就被大雪嚇到了。人們都說小樽的雪景很美,到小樽有雪是幸運,但這次有點太大雪了。

  • 很像拜祭小雪人的神社。

小樽比札幌更來得浪漫,一想到如果獨遊,應該比平常更唏噓,心裡就不由自主地暗暗多謝起她們來。我們沿路一直走,向小樽運河進發。沿途被雪迫得,只要看到建築物,我們都會進去小逛一下。我們都樂此不疲地一直讚嘆著雪下小樽,一直拍照個不停。我們邊走邊談,說說大家遇過的旅遊有趣事,看到一個個日式建築和雪景配合得天衣無縫時,就停下拍照。就這樣一直走到運河橋上,到達時我們都有點失望,原來運河只是那麼小那麼普通。互相忍不住吐糟一番,但還是拿出相機來。「你們有沒有發覺,慢慢看久了,運河其實挺美的。」她們雙眼睜大,驚訝地說著,「有啊!我剛剛也跟她說了同樣的話。」我們愣了半晌,一直站在橋上眺望運河雪景。逗留的時間越久,運河的魔力越發吸引,我們都不能抽身而去。直到其中一個女生忍不住,「不行了站太久我的手都冷彊了。」我們才決定繼續到附近走走,「那麼等入夜後再來一次吧,我還想看看它的夜景。」我臨離開橋前這樣說著,她們都同意地點頭,畢竟小樽運河的夜景也是聞名於世的一大名勝。

  • 小樽運河夜景。

說要繼續到附近走走,其實只走到下一街,我們便受不了寒風,鑽進街上的一間咖啡店。我們故意放慢速度,慢慢喝著咖啡,繼續談天說地。直到天完全變黑,才再次抽身走回運河橋上。這時的運河,兩旁都亮起繽紛的燈飾,令運河的節日氣息濃厚不少。話雖如此,我並不討厭這種人工裝飾,我再次愣了數分鐘,沉默地看著運河。兩位女生看了有樣學樣,定睛望著這醉人的夜景。

 

這次我們都沒有人先出聲,但卻互相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我們轉身沿路走向火車站,天氣越來越冷,路上大家都說不出話來,不知是留了一口氣暖身,還是醉在夜景裡久久未能抽身。直到臨進站的一刻,我才開口。「我想趁機到澡巖山看那北海道三大夜景,你們一起來嗎?」她們想了一想,「不了。現在時間都不早了,明天我們要一早出發,所以還是早點回札幌。」「那好吧。真的要感謝你們陪我走小樽,讓我不用一個獨遊。」我說出口了。「我們也是啊。有你作伴很好玩呢。」「那麼,再見了。」

 

目送她們的背影進火車站後,我一個人到附近的公車站,往澡巖山出發。今天一整天都三人行,突然只剩我一個走,那種沉寂,還有點不習慣呢。

 

二零一六年一月廿八日至二月二日

北海道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