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口京都的味道 – 京阪

坐在茶室的門關脫著鞋,我輕輕的鬆了一口氣。來到關西的第二天,我們決定用一整天的時間遊遍京都。說實在相比大阪,我更愛古色古香的京都。我愛它總是散發著古老及宗教的氛圍,又總有種淡淡的神秘感。

所以第二天的朝早,我們就向著稻荷的稻荷伏見神社出發。沿著千本鳥居上山,一路上我們都很興奮地拍著照,又邊走邊細看著每個千本鳥居,直到找到這個茶室,已是一個半小時後的事了。

其實我並無不耐煩,亦沒有半絲厭棄,但我承認,當在千本鳥居林立的山路中走了一個小時後,我的興奮感無疑下降了不少。加上這個時候,尷尬的情況在於我們不知應該繼續向上走還是回程下山,不想半途而廢的我們,正困在整段山路中一半苦惱著。

  • 山路中的茶室,很傳統舊式的裝修。跪坐很對味。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遇上了山路中茶室,我們都決定走進去歇一歇。很快達成共識的原因,很大部份在於茶室的裝修傳統得很有味道。窗邊的位置甚至可看到窗外的紅葉鳥居藏山中的景致,我們一口氣就衝到窗邊的位置坐下。

  • 抹茶 及 わらび餅,很傳統的日式點心。抹茶份量不多,味甘而濃,很配茶室及美景的味道;わらび餅,不太甜,配上黃豆粉味道很不錯。

顧店的婦人穿著傳統的衣服,很優雅的走過來為我們點餐。剛吃了早餐不久的我們,本來就決定只是暫且歇下,就點了一碗抹茶和一客わらび餅。雖然量不算多,我們還是故意放慢來吃,好迎合這傳統的茶室。抹茶和わらび餅的味道都很沉實,一點也不嘩眾取寵,但配上週圍環境來吃,這個味道就剛剛恰到好處。這股悠閒愜意的京都味,留在稻荷的山路中久久未能散去。

第二次再嚐到這個京都的味道,就在離開稻荷後不久。因為在稻荷用的時間比預期超出太多,我們加緊腳步趕到天龍寺。日本的寺廟一般較早關門,天未黑就掛上「明天請早」的牌子。我們趕到天龍寺門口時,天都快全黑了。我這樣說自然就代表我們真的趕不上進天龍寺裡參觀,我們看著關了大閘的正門,面上都不禁露出失望的表情。但既然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我們只好去下一站 — 渡月橋。

  • 就是這個璧爐吸引了我們的目光。從外面看它更注目,尤其那時天開始黑,燈火通明的江戶建築,配上燃著火的巨型舊式燒柴火爐,著實沒理由過門不入。

正當拔足準備起行之際,我們留意到背後的「稻」。「稻」其實不難發現,它正處於天龍寺入口正對面,裝修冠冕堂皇,入夜後燈火通明,一看就知是貴價商店。那時寒風凜冽,天一入黑更甚,而「稻」的門口又設著火爐,我們都黏著火爐旁不想離去。為求禮貌一點,又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裡面賣什麼的。

裡面的陳列櫃放著各式各樣的和果子,都很高貴漂亮。當然我們都沒深究,除了我們對和果子都興致乏乏外,價錢都不是我們看得起的級數。臨走之際,我們又瞥見原來二樓賣的是甜點,我們雙眼都發光。重點是價錢好像沒想像般貴,經商量後我們三人都敵不過甜品的誘惑。

  • 櫻花餡蜜 與 抹茶わらび餅,很日式的甜點。這樣說不無道理,它的那種甜,甜得很妙。不像西式的一股死甜,但又不是吃頭一口就能取悅你的味道。

因為看上去都很吸引,我們每一款都點了一個不同口味的,希望以最少的配搭吃到最多的款式和味道。就例如芭菲點了抹茶口味的,那餡蜜就點櫻花味;早上吃過黃豆粉的わらび餅,那這次就來個抹茶粉わらび餅吧!甜點各自來的時候,我們都忍不住輕呼了一聲,它們各自的擺盤都很高級,都讓人想來一口。當然我要說,日本的甜點就是有一股特別的日本味道。其實都是雪糕紅豆配料的搭配,它們就是搭配得比較妙。味道並不是吃一口就會取悅你的味道,是一股淡淡的香甜。但那股京都味又再次出現,是很配傳統古老建築的味道,亦因這一口清幽,配上茶喝總是剛剛好,給人一種不慍不火的感覺。

  • 抹茶芭菲。相比上面的各種,算是最為大眾化的好味道,沒人能抗拒的。

這次吃得比上次快,主要是因為時間有點晚,但我們的京都之旅卻還有目的地未走。沿著走到渡月橋的路上,兩旁都開著各式各樣的特色小店。那時人有點多,我們都趁著熱鬧,每過數間小店便一進其中看看有沒有值得買的。大家都走在江戶建築的屋簷下,吸一下寒冷的空氣,感受著這京都的味道,一路走去。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至十九日
京都。大阪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