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法之旅 – 薩爾拉拉卡內達

這次南法之旅,在一連兩天鯨吞黑松露和鵝肝之中完滿結束!

老實說,我依舊處於被美食浸沒的狀態,心情還是未能平伏,我只能盡力地冷靜下來寫這篇文章,寫得不好真的不要見怪,正常人受到這麼大的衝擊,真的不能期望寫出除了「好食」兩個字外的文章。

由於我們住在市中心,所以一下樓就已經能直接加入松露節了!

大家可以想像到,一整個鎮中心,都是飄蕩著牛油、松露菇菌、煎鵝肝的香氣。市鎮裡頂級的餐廳都在這裡擺上了攤位,數以十計的攤鋪都是出售松露或是鵝肝主題的菜色。

首先是帥哥主廚的煎松露多士,看到他拿著自家製的松露蛋黃醬在上面擠,還真的有衝動跟他說「大力啲~」幫他打打氣。心裏吶喊未完,就突然嗅到更濃烈的香氣,沒錯,那一定是煎鵝肝了!正所謂猛男誠可貴,松露價更高,若為鵝肝故,兩者皆可拋!我立刻跑到旁邊攤檔,果然不出所料,是鵝肝漢堡,只是四歐元一個,就一口氣買了兩個和老公一人一口搞定了。一口咬下去,油香豐腴、入口幼滑如絲,甘甜的黃油還流到手上,美味得令人一點也不在意這點狼狽。老實說,和香港七八十元食一件帶腥味鵝肝相比,這裡真的是鵝肝迷的天堂。

古語有云:魚與洋腸,的確難以兩者兼得。但幸好鵝肝與松露並沒有排他性,這裡有一種特殊的白酒忌廉菌湯,上面灑上松露,再放入一顆小鵝肝,拌勻後一喝,頓時六宮粉黛無顏色!鵝肝的動物脂肪及濃厚的味道與忌廉湯完美互補,黑松露像是吹著短笛的花衣人,率領著高低起伏的味道進駐你的口腔,如同一場令人神往的百味合奏!而且價格實惠,2.5歐元即有一小杯,雖然三口就喝完,但好東西貴精不貴多嘛。後來回家翻查食譜,才知道有一種黑松露湯就是用松露和鵝肝製成,通常只會出現在一流餐廳的餐牌上,今日有幸一試,果真名不虛傳。

除此以外,還有松露馬卡龍、松露cupcake、鴨肉春卷、你以為那個四歐元的火腿三文治是騙財嗎?人家裡面倒是給你塞了幾大片鮮松露,隨著廚師加熱,松露的氛香才慢慢溢出,你在心裏暗幸沒有走寶。

此外,還有街頭的煮食表演和試食,我也學了幾招新招式,在意大利飯裡加入切極細的檸檬皮粒,絕對是神來之筆;用牛油煎香芒果配鵝肝也是機巧,不配鵝肝相信配豬排也會很好吃的。

臨走前,也買了兩罐鵝肝,用來幹什麼?買返屋企煲湯呀(呢件事真係貴婦到一個點)!回家我也試著弄個雜菌湯吧!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