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遙 – 耶路撒冷

你知嗎?耶路撒冷是一個特別的都市。這聖城由古到今都有特別的魅力,令各國互相爭奪這片被祝福的土地。數十年前,以色列計劃復國,目標就是伊斯蘭地區的巴勒斯坦,奪回現今以色列的版圖。數十年後的今天,網上Google地圖看來,耶路撒冷地域上依然存在神秘的虛線,不清不楚地劃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兩國仍然互不讓步,堅稱耶路撒冷是自己的國土,所以在耶路撒冷中,由一國走到另一國,只需一步。

八月十七日那天,我決定到訪耶路撒冷城中有名的古跡遺城 – 大衛之城。

  • 大衛之城裡兩條地下水道,要記得帶下水裝備。

早一天我一直在老城區東竄西竄,今天我決定再西移一點,來到古以色列最偉大君王的王城遺跡。說實在剛到門口,我真的認不出來,畢竟是數千年前的產物,我確實有點過於誇張的幻想。買過門票,我拿著園區地圖開始仔細觀賞,有很多小冊子上標明的宏偉建築都被歷史和戰爭的鉛華洗去了。大衛之城就像一個大迷宮,高低起伏甚大的山城大多靠著架空的鐵樓梯相連著,而城內最有名的就是地下水道,歷史上全靠這地下水道引水流經大衛之城,才能孕育出這山城的繁榮。城內兩條地下水道,其一還有水流經,另外一條則已經完全乾涸。有備而來的人,都穿上下水裝備,挑戰摸黑渡水道,而我卻沒有準備,只好從乾涸的水道徒步走過去。說實在,我還真的有點失望,門口有職員早跟我說走地下水道是大衛之城最有名的活動,問我有否帶下水裝備,當然他指的不可能是我現在走的那條吧。

  • 從下水道一出來,就看到巴勒斯坦山城的景色。

從水道一出,就會走到大衛之城靠西的地域,我放眼看去,看到和以色列耶路撒冷的建築完全不同的光景,稍問一下身旁的路人,才知山城的另一端是完全不同的巴勒斯坦。

  • 金頂清真寺高得從古城區就看到它的身影。

八月十八日,我一大早就趕往古城區最有名的金頂清真寺。

  • 金頂清真寺。

金頂清真寺就像耶路撒冷的地標一樣,屹立在古城區中央的聖殿山,但又與眾不同。在猶太教的以色列地區中,很難可以看到象徵伊斯蘭教的建築,但金頂清真寺就像當中的表表者一樣,高得令你即使站在以色列也難以忽略它。早兩天初到耶路撒冷,貿然想進入聖殿山,卻在關口被阻止了。原來聖殿山只在早上開放,還未到下午便不準進入。所以今天我特意一早醒過來,趕過來聖殿山。在關口手持長槍的關員看到我,面色有點變,令我緊張起來。「我認得你了小子。為什麼那麼想進聖殿山?」「我是遊客啊。聖殿山是有名的地標,當然想進去參觀一下。」「沒特別企圖?這幾天有沒有接觸特別的以色列人?有沒有以色列朋友在這邊?」我也聽說過兩國關係緊張,但沒想到這麼嚴厲。「都沒有啊。」「好吧!但最後我也有事要提點你,你頭上的小圓帽是猶太教的東西,不太適合頂在頭上走到聖殿山,把它摘下來吧。」我為了方便進入猶太教建築而買的小圓帽,我這幾天一直頂著,我竟然忘記預先摘下來,真的太蠢了!「啊!是的,對不起。」「你頂著小圓帽,你是猶太教的嗎?」「不是不是!只是為了進入以色列的景點。」「不是猶太教徒就不要戴啊!」

最後他放我過去了,但一臉不悅的死盯著我的小圓帽。我心裡暗暗罵了自己一遍,我真是太大意了。但不理如何,我終於踏足聖殿山!聖殿山不像古城區其他地方擠擁,一片清幽。這邊聚集一堆難以在耶路撒冷看到的伊斯蘭教徒,大家全都朝著中心的金頂清真寺參拜。我把聖殿山都走一遍後,朝金頂清真寺進發。傳說先知穆罕默德就是在這清真寺夜行登宵,所以這清真寺對伊斯蘭教徒別具意義。當我正想內進參觀,卻被門口的守衛攔住。我不是伊斯蘭教徒,所以我進不去,只差一步。

八月二十日,我去到耶穌出世的地方伯利恆。

  • 伯利恆高牆上的BANKSY塗鴉。

  • 還有很多其他抗爭意識的塗鴉佈滿高牆。

伯利恆不在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它充滿伊斯蘭地方的風情文化。到伯利恆除了令我知道耶穌不在馬槽出世外,還讓我看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高牆。臨別伯利恆前,我到高牆附近去看有名的BANKSY 塗鴉。這些塗鴉瘋魔全球,卻沒人看過作者真人。在伯利恆小小的城市中,神奇地有數個BANKSY塗鴉,令這地除了耶穌出身地外生色不少。看過後沿牆邊走到關口,這邊一片龍蛇混雜,除了看到一堆想過關卻過不了的人一臉無助外,還看到不少正打壞主意的人。看到此情此景,我小心起來,緊抓著背包一鼓作氣衝過關口。來到關員前,例行的警戒性我都開始習慣了,被連珠炮發問了十數個問題後,終於成功過境。這個關口看起來有點簡陋,就像電影中主角們走難時被逼往前以致失散的轉捩點,我在狹窄的通道裡被擠擁往前,警戒性地一邊護著身上值錢的東西,一邊弄清去向。我回過頭看,還是有不少人在關前被擋下來,擾攘地在和關員理論。兩旁沒上任何顏色的灰白水泥牆,牆頂勾滿鐵荊棘,就像牢住過不了關的人。他們面如死灰,一迅間和我四目交投,然後垂下眼,無奈地折返,一直跨越不了這一步之遙。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至廿三日

約旦 。 以色列

 

 

 

 

 

 

黑仔遊記

掹車邊九十後,典型獅子座。熱血好勝越玩越喪,似足獅子熱愛自由。由細到大無時停,疑患上過度活躍。畢業後嘗試將獸性牢住,未果。但好動之餘亦有藝術一面,愛舞台愛表演愛咬文嚼字。自少便夢想能成為終極背包客,走遍世界每一寸地,認識世界每一個文化,吃盡世界每一個角落。

您可能也會喜歡…